风流英雄猎艳记
武侠玄幻

生长于孤儿院的少年刘翰,和几女探险时,偶得怪果、奇蛇致使身体发生异变与众女合体,并习得绝世武功和高超的医术,..

登录  |  注册

第001章 结伴探险不幸迷路

长篇小说:风流英雄猎艳记  /  热度:加载中  /  上架:2020-05-10

奔跑躲藏奔跑,已经七天七夜了,依旧没有逃出日本人的追杀。他心里狠狠的骂倒∶“该死的小鬼子,老子不就是在你们医院一个耗子都不愿意进去的破仓库里,拿了几个没有用的瓶子吗,又不是干了天皇的老娘,至于从哈尔滨追到这深山老林里来吗?老子不爽,就不给你!”

“快一天没有喝水了,记得前面不远处应该有一处温泉,几年前还在那儿洗过澡呢!”

也许是太渴了,完全没有四周那出奇的安静,连一丝小鸟的鸣叫都听不到。他快不走到泉边,一下子瘫软在地上,四肢并用,急速的爬向水边“你的,不许动!”

他慌忙抬起头来,却发现四周出现了大群的日本士兵,七八十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对准了自己。交出瓶子就让你痛快的死,快快的!”

“真该死,怎么让他们包围了!看来今天老子是过不去了。”

心里想着,从怀里慢悠悠的取出几个鸡蛋大小,形状奇特的小瓷瓶,冲着对他喊话的日本军官骂道∶“狗娘养大小鬼子,老子死都不会给你!”

说着他把这些瓶子奋力的泉眼中心扔去。

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,那喊话的日本军官,惋惜的看着那沽沽冒着热气大温泉,不住的叹息,却没有发现从身边尸体下的碎瓷片中,滚落了一颗谷粒大小的种子。鲜血,慢慢的浸透了它。

第1卷 第001章 结伴探险 不幸迷路“那是从旭日上,采下的虹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,一张天下最美的脸,没有人不留恋你的容颜”一阵悠扬的清唱,从M市孤儿院那新建的大楼轻快的传出。孙楠到着儿来慰问了?不对呀,他不是正在上海开演唱会吗,怎么会来这儿的?可是这么干净清澈的声音,不是他又是谁?“翰哥你先停一下,跟你商量件事。”

一个温柔地声音打断了着激昂的歌声。男宿舍外,站着一个十五六岁,体形娇小,面容俏丽的小姑娘,羞羞答答的望着屋子里唱歌的人儿。

“发生了什么世界大事,竟然要打断我美妙动听的歌声啊?”

(真恶心,还不是一般的自恋!

话音刚落,从门内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。他细高的个子,短短的头发,睫毛又黑又长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一看就是个机灵鬼。

说话的少年名字叫刘翰,(记住,可不是流汗!今年十六岁,自记事起就生活在孤儿院里,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。这不,前几天刚刚参加过中考。本来平时成绩一般的他,竟然考取里省里的重点的M市第九中学(瞎猫也会遇上死耗子的!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,由心底散发出的快乐感染了整个的孤儿院。

“有什么事吗,我的小箐儿妹妹?放心,只要是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全力以赴,两肋插刀,就算是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惜!”

刘翰玩皮的说道。

门外的女孩子名叫柳箐,今年十五岁,五年以前父母突然去世,不得以才来到了这里。因为家里突遭变故,使得她的性格变得胆小害羞,刚到孤儿院时,对谁都是不理不睬的。如今,也只有在老院长和刘翰跟前才能谈笑自若,尽情交流。

“翰哥昨天放学的时候,于纤纤对我说,要我们暑假陪她去五大连池玩儿。她家在那儿新买的房子,就在山脚下。于是就想邀我们一起去原始森林探险,你能不能陪我们去啊?”

“纤纤那个假小子?”

留翰失声问道。 “是啊啊翰哥真是的,人家纤纤是我的好朋友,干嘛给人家起那么难听的外号吗?”

不依的人儿娇嗔道。

“真的白瞎了那么好的名字给她!”

刘翰心中想到∶“什么纤纤,整个就是男人婆一个吗!”

整天疯疯颠颠的不说,最可气的是,她竟然在学校里放出话来,说要倒追我!如果自己这一次陪她们去了的话,指不定起什么风波呢,不能去,坚决不能去!

“几个同学说好要结伴去南方玩儿的,我正在考虑去不去呢。”

本来刘翰并不打算去的,几年假期打工的薪水才刚刚够路费的,真是太浪费了!不过吗嘿嘿,如今到要仔细的考虑了。

“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罢。”

听到留翰有了安排柳箐失落的说道。

看着她不开心的样子刘翰心中一痛,柔声劝慰道∶“就你们两个女孩子去森林探个什么险呐,多不安全呐!泡泡温泉不是挺好的嘛?”

“不光我们两个去,还有一个你也认识,就是纤纤的姐姐于娆娆,我们三个女孩子就是害怕所以才找你的嘛!”

听说于娆娆也要去,刘翰的眼睛禁不住一亮。那可是自己暗恋多年人儿,要是能一起去探险的话,哈哈,一定能拉进与心爱人儿的距离,保不准还能抱得美人归呢。至于同学嘛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!(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!

“真可惜,你要是不能去就算了,让娆娆姐找她的男同学算了。”

柳箐惋惜的说着,就要转身离开“啊哈,那个小箐儿,看你傻傻的样子,让人家卖了都不知道,我还真不放心,我还是陪你去罢!”

“说什么呢,水傻傻的呀啊!你答应去啦,我明天一上学就去告诉纤纤!”

柳箐说着就蹦蹦跳跳的走下楼去。

“真无耻!”

看着柳纤离去的天真背影,刘翰心里忍不住狠狠的骂了自己一句。不过对自己的鄙视很快就被巨大的喜悦所替代,歌声又禁不住从口里流出∶“咱们那个老百姓啊,今儿个要高兴”七月的M市,虽然地处北方,但一点儿也不比南方凉爽。火红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偶尔一丝微风吹来,也是热热的,没有一丝凉意。人们都躲藏在屋子里,如非必要,谁也不愿承受那似火的骄阳,只有孤儿院里那棵老树上的知了,仍然在不停地鸣唱,给烦躁的酷暑带来了一丝惬意。

一辆宝马越野车缓缓地驶进了孤儿院,几声喇叭响过之后,刘翰和柳箐缓缓走下楼来。看到如此高档的SUV,刘翰一楞,原来以为她们不过是小康之家,没想到却如此的富有!也不禁为身为大小姐的她们能和自己这样的孤儿成为朋友感到惊讶。同时,心中又升起一丝莫名的惆怅。

“看什么呢,还不赶快上车!一会儿你俩就晒成木乃伊了。”

说话的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于纤纤。

“于纤纤同学,着你就错了,我们就是再晒上一个星期也不会变成木乃伊的!”

刘翰说着就和柳箐上了车,一阵阵凉风扑面而来,他只不住心想:“到地是有钱人会享受,什么时候有钱了老子非弄他一辆比这个还好的不可!”

“死刘翰,你说汗水都流光了,不成木乃伊,还会变成什么?”

一上车两人就斗开了嘴。

“唉”听到了她的话,刘翰摇着头,装模作样的叹息道∶“于纤纤同学真是不学无术,此刘翰非彼流汗也,吾人虽名曰刘翰,但却从不流汗,所以就算烤上一个礼拜也不会变成木乃伊的。嘿嘿,最多只会变成一只烤全羊而已。”

刘翰这段幽默的话刚刚说完,就听得身边的于娆娆一阵娇笑。听到这银铃似的笑声,他连忙转过身去,只见身旁的人儿笑得那么的快活,腮帮上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儿,真的就像一朵盛开的玉莲花。

看着刘翰呆呆的看着姐姐,于纤纤忍不住嘴上又占起刘翰的便宜∶“我看不是烤全羊吧,是烤全狼吧?色狼的狼,而且是一只小色狼!”

“于纤纤同学,娆娆姐那醉人大笑脸就像盛开的芙蓉,绽放的玉莲,嘿嘿,多瞅几眼就算弥补我没有去处南方的损失啦!”

听了立翰的调笑,于娆娆马上板起了笑脸,冲着纤纤轻斥道∶“纤纤不许拿姐姐开玩笑!”

看到姐姐发怒,纤纤马上歉意的冲着她笑了一下,调皮的吐了吐舌头。

车子在尴尬中驶出了市区,刘翰忍不住打量起身边的于娆娆。只见她下着粉红色的短裙,上穿白色的短袖衬衫,配上鹅蛋形的脸庞,白里透红;她的眼睛真美啊!长长的睫毛,双眼皮,闪亮地眼珠儿,仿佛白水银里滚动着两丸嘿水银;离着儿不远,是两道描画得十分规整的弯眉,相是用圆规画出的两道弧弘;小而挺的鼻子,线条优美,把容貌间流露出的冷艳显得更加显著了;她那红色的嘴唇,好些两片带露答花瓣微凹的嘴角边,隐藏着一丝傲意;一头乌黑闪亮地绣发,自然的披落下来,相黑色的锦缎一般吹落胸前;挺拔的双峰一点儿也不象才上高二的学生,大概有三十六D吧,比起T台上的模特也毫不逊色,真的想摸一下哟(千万可别摸,摸了着一下会想那一下的!

“刘翰,你的口水流出来了!”

刘翰下意识的用手擦了一下嘴角惹的三女一阵大笑。

“刘翰——流汗,瞅瞅你这名字多不好。嘿嘿,我看干脆改叫流口水好了!”

一旁的于纤纤乘胜追击道。

“我就是流口水了又如何?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娆娆姐长得这么漂亮,流口水是对她美丽的一种表彰!可不象是某些人,让人看了就想掉头逃跑”“你说谁呢?死色猪!”

于纤纤见他影射自己,厉声问道。

“哈哈,”

刘翰坏笑了一声,接下来道∶“请不要对号入座呀于纤纤同学,我怎么会说你呢。”

(自己承认是色猪了!

“死家伙,量你也不敢!”

说着冲着刘翰挥舞了一下拳头。

其实于纤纤长得并不比姐姐差,只是酷爱运动的她在学校从来都是一袭长裤,而且理了一个比有些男生都短的毛寸。从后面看去,怎么都是一个男孩子。不过嘛,哈哈,虽然才十五岁,由于发育良好,胸怀却十分的伟大,差不多已经34C了,连刘翰都曾经多次幻想过她长大成熟后的波澜壮阔。

眼看又要说僵,娇憨的柳箐赶紧拉开话题∶“娆娆姐,你们现在学习一定停忙的吧?”

“还可以罢,明年开始就得抓紧了,要不然到高三再努力就不赶趟了!”

刘翰身边的于娆娆轻声答道。

“哎,娆娆姐,如果连你着九中的才女都这么说的话,其他人还不得紧张死呀!”

刘翰接过话题道。

听了他的话,于娆娆奇怪的问道∶“什么才女呀!你怎么知道的,是纤纤乱说的吧?”

六道审视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射向了刘翰。

“哦我不是也考上了九中了嘛,怎么会连高一的全年级第一是谁都不知道呢!再开学我也是高一的新生了,以后还要请多多观照喽,学姐!”

其实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身边人儿的各种信息,谁让他暗恋着人家来着!

“你,你还不是蒙上的,臭屁什么!”

前座的于纤纤一直在打击刘翰的自信,乐此不疲。

“想我刘翰大智若愚、英明睿智、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、英勇神武、武功盖世,考取个小小的九中,还是手那把掐地”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飞驰的宝马一个紧急刹车,接着刘翰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,四条人影蹲在路边狂吐!(怎么多出一个人呢?司机呗!

晨曦给山峰照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,远处的山峦正若隐若现。沉睡的山峰苏醒了,迎着晨风,沐浴着朝阳的晨辉,显得更加巍峨挺拔。盛夏的山坳里,浮动着一抹淡淡的雾气,几声婉转的鸟鸣带着清脆的尾声,袅袅地从雾中传来。

山腰里几堆篝火旁边的小帐篷里,钻出四个疲惫的少年男女。不用说,他们一定是遇到那一个古老的问题——迷路了!其实,他们会迷路是非常正常的。你想几个人年轻气盛,又都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,手机也是信号全无,而且他们还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竟然没有带指南针!

四张无助的面孔,四颗沮丧的心不,是只有三颗沮丧的心才对!我们的刘翰心里头别提有多美啦!虽然这三天夜里都是他一个人抱着猎枪睡在帐篷的外边儿,但他知道共患难的经历一定能让他和心上人儿的距离更加的紧密,所以心里面早就乐开了花。其实一开始他就知道出山的方法,那就是嘿嘿,不能说,打死也不说!

四个人吃过了早餐,(“早餐”说得好听,不过是饼干就开水罢了!仔细的整理好背囊,漫无目的的向山顶走去“死刘翰,你到是快走啊,还是个大男人呢!”

走在最前面的于纤纤说话了,大概因为爱运动的关系,她显得一点儿都不累,还有心情和刘翰斗嘴。一行人中最沉默的要算是柳箐了,虽然她的性格柔弱,可体力却一点儿也不差,仍然能紧紧跟在纤纤的身后。相照办对比之下,于娆娆就越加显得体力不支了。跌跌撞撞的前进个百十步,就要站住大口大口喘上一会儿粗气,多亏了身后的刘翰不时的伸手搀扶,要不然早就摔得鼻青脸肿了。

“错!于纤纤同学,我现在还不是大男人,顶多算是一个小小男子汉罢了!”

听到了于纤纤的挑衅,走在最后的刘翰笑着答道。

听到刘翰又叫自己“于纤纤同学”纤纤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故意找茬道∶“小小男子汉也是男子汉呐,怎么竟跟在我们女孩子后面?”

“大小姐,你们每人只背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那一点吃的,我可是背了帐篷,铁锅还有着杆破猎枪的!要不你帮我背点儿?”

其实凭刘翰的体力,走在几个人的最前头,是丝毫没有问题的。可这样一来,就不能照顾走得最慢的于娆娆了,他怎么会放弃着与梦中情人亲近的大好机会。

“死刘翰,男子汉大丈夫干点儿活就抱怨。你以为要你来探险真的是我们三个害怕吗?我们只不过是需要找一个脚夫罢了!”

纤纤故意气着刘翰大声地说道。

“唉我算是上了你们的大当了!”

刘翰先是装出一付悲愤的样子,接着又换上一脸奸诈的嘴脸道∶“不过吗嘿嘿,我现在是保镖兼脚夫,这份工钱可是不大便宜的哟”“别臭美了,不让你交餐宿费就不错了!别啰嗦了,来,我背一会儿猎枪吧。”

纤纤虽然嘴巴上总找刘翰的茬儿,心里其实还是满心疼他的,看到他拿的东西确实太多了,就从他的肩头把枪接了过来。

“你会开枪吗?小心点儿,别走火儿打着自己”刘翰的话音未落,只听见“哗啦”一声轻响,忙抬头一看,却发现于纤纤已经端起了手中的猎枪,把乌黑的枪口冲着他的方向。

“姑奶奶,我服了你了!快点儿把枪口挪开吧,我怕了你还不成吗?”

看到对准了自己那黑洞洞的枪口,总使是平常口无遮拦的刘翰,此时也不得不开口求饶。

“纤纤,快放下枪!这枪是能随便闹着玩儿的吗?你就不能学一学久箐,文静一点儿好吗?”

于娆娆痛斥完纤纤,转过身来对着刘翰抱歉道∶“对不起啦刘翰,纤纤就是这么不知道轻重,你别往心里去。不过吗,你还真的小瞧她了,我们家纤纤可是个天生的神枪手,前年第一次去靶场打飞碟,就十枪中了把枪,以后她几乎每个周六必去靶场,在M市可以说是神枪无敌了!”

“胸怀宽广人品伟大的于纤纤女士,请原谅本人的有眼无珠吧!”

刘翰献媚道(唉人在屋檐[枪口]下,怎敢不地头哇!∶“我决定了,枪就归永久保管了。以后保护我们的艰巨任务,就由英雄盖世,天下无双的女侠纤来承担了!”

(说得好听,还不是想少拿一样东西。

听了他的话,于纤纤“哼”了一声,抬起悄脸,装出一付高傲的样子,率先向前走去,立刻引得身后三人一阵大笑在笑语声中,四人穿出了一片密林,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轻轻的流水声。他们急忙快行了几步。只见一条细细的小溪,在石缝中不停的流淌。几人不约而同,把手伸入溪中。哇,水竟然是热的!

“温泉!”

四人大叫着,抬起头来四处张望。不远处传来了轻轻的冒泡声音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的气味儿。找到了流水的源头,几个人全都扔下了背囊,叫喊着冲了过去

下一章

上一章

Copyright@ 2018 luohuaxs.com. All Right Reserved. 落花书影 版权所有